要赚钱 1money.me 网站:免费注册,发短信至 13078711394 获取注册邀请码。

  • 要赚钱:极度弱势 狙击涨停
  • 要赚钱:性格决定命运 心态决定成败
  • 要赚钱:我是追涨杀跌的狙击手
  • 要赚钱:弱势狙击涨停战例
  • 要赚钱:你的心在哪,你的钱就在哪
  • 要赚钱:交易贵在坚持
  • 要赚钱:中日货币直兑或引发可怕灾难
  • 要赚钱:IPO预计三月首批28家
要赚钱_MakeMoney
jin windows kingbear关注加元,做多美元/加元,可看中长线。 (2011-04-8 23:10)
站长风险警示:股票、期货、外汇和黄金交易属于高风险投资。请您在入市前务必慎重考虑您的风险承受能力,交易有成功,也会有失败!
鎚客你输了一定多的钱后,你就能赢回更多的钱。前提是你得知道怎么输的才好。
kingbear你的心在哪,你的钱就在哪(Where are you, where my heart)! (2011-01-1 15:14)
巴菲特“Derivatives are instruments of financial mass destruction”(衍生品是大规模金融杀伤性武器)。
trader中国有这样的古训: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早知三天事,富贵一万年。
站长要赚钱网站在广大朋友的支持下,2011年8月8日换发了新的面容——新版。
四大皆空当一个人钱不够用的时候,他忘了投资理财是一种习惯。
金博士你必须决定自己是哪种类型的交易员:投机客、差价交易者、超短刀手还是中长线寂静者?!你必须有找到适合你自己的风格。
鎚客这是一本不可或缺的好书——《超级交易员》,当你真正读懂撒普博士的核心思想时,你已然有了赚钱的路线图了。
站长衷心欢迎各界有识之士光临本站并投放广告。您的支持是对本站的最大帮助。谨此致谢!
金博士不可能的事情是不可能不会发生的(Nothing is impossible! Anything is possible!)!
巴菲特就投资而言,人们应该注意的,不是他到底知道多少,而是应该注意自己到底有多少是不知道的(What counts for most people in investing is not how much they know, but rather how realistically they define what they don't know.)。
  • 928阅读
  • 0回复

从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看美国民主模式弊端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淘金
 

发帖
45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04-02

  从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看美国民主模式弊端
  ----中国如何在全球动荡蔓延中维护社会稳定
  杨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国外理论动态》2011年12月)
  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运动将矛头直接指向了资本主义民主模式的核心弊端:金钱操纵政治。这次运动明确提出美国的政治模式根本不配民主的称号,其本质是华尔街大银行利用金钱收买并控制政府,要用真正的人民民主替代虚伪民主外衣掩盖下的大公司统治。这是一次全球范围的反抗新自由主义统治的民众运动,从埃及、突尼斯、希腊、西班牙到英国、美国,广大民众越来越无法忍受新自由主义带来的痛苦和危机。由于美国经济危机随时可能升级并释放更大的破坏力量,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还可能出现戏剧性的扩大局面,随时可能像火种遇到干柴、汽油一样燃烧成熊熊烈火。
  倘若中国媒体不直接对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进行系统、全面报道,西方媒体就会避重就轻歪曲事实掩盖美国政治制度根本弊端,让别国民众不了解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兴起的真正原因,甚至误导别国民众简单效仿抗议者的具体做法发泄不满情绪,这样一个抵御美国输出虚假民主模式的生动、真实事例,就可能反而变成美国输出政治动荡和颜色革命的误导筹码。中国学者、媒体应尽早抓住有利时机采取行动,进行扎实细致的、全面系统的调查研究和分析报道,促使中国公众真实地了解该运动而不受西方主流媒体误导。
  中国政府、企业和学校的政治思想工作和宣传部门,应将美国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兴起作为生动的实例,对广大干部、职工和学生广泛开展有说服力的政治思想教育,中国应在党政宣传部门、政法部门和纪检部门的指导下,建立以基层单位的优秀干部、职工、学生为骨干的民间组织,充分了解美国宣扬的普世价值、民主模式和新自由主义政策,给前苏联东欧国家、拉美、亚洲和非洲国家带来的社会灾难,以及金融寡头在美欧国家收买政府、议会导致的贫富分化和金融危机,系统培养和经常锻炼对不同群体进行谈心、交流和说服的能力,未雨绸缪做好充分准备应对美国向中国输出颜色革命的威胁,平稳处理群体事件避免美国利用社会动乱作为干涉中国内政借口。
  运动矛头直指美国金钱操纵政治弊端
  美国兴起的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运动具有深远的意义,令人遗憾的是,国内外媒体对这一事件的报道评论缺乏深度,似乎这仅仅是美国民众又一次宣泄愤怒的抗议活动,仅仅是对华尔街的贪婪和政府金融监管不力表示不满。其实,这次运动与以往的抗议活动有着截然不同的性质,它不是单纯争取某些经济利益如社会福利、失业救济,也不是单纯寻求发泄对华尔街贪婪、腐败的愤怒情绪,而是将矛头直接指向了资本主义民主模式的核心弊端:金钱操纵政治。这次运动明确提出美国的政治模式根本不配民主的称号,其本质是华尔街大银行利用金钱收买并控制政府,要用真正的人民民主替代虚伪民主外衣掩盖下的大公司统治。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打出了这样引人注目的口号:“大银行出卖了我们,民主党和共和党出卖了我们,没有人捍卫我们的利益,我们的未来遭到了火焰焚烧,现在是我们起来捍卫自己利益的时候了”。该运动还明确提出如果奥巴马总统不彻底改变金钱操纵政治的局面,就要继续实施占领华尔街的抗议活动并绝不撤出。正是因为这次运动不是单纯宣泄愤怒情绪,而是争取实现一个深远而艰难的政治目标,所以这次运动没有采取传统的示威抗议方式,而是采取了长期占领美国金融资本聚集的心脏地带的方式。美国历史上像这样提出深远政治改革目标的社会运动尚属首次。[1]
  美国早就有进步的社会活动家深刻指出其政治制度弊端,但是,倘若不是广大民众感到这一弊端威胁到自身利益和生存时,他们并不愿意花费宝贵的时间和收入参与这类社会运动。抗议活动组织者称占领华尔街运动是真正的草根运动,参与者来自各行各业并且没有统一、集中的领导,他们有多种多样的政治理念和参与抗议活动的动机,但却都认同美国民主制度存在金钱操纵政治弊端的现实,深感不改变这一现状自身利益和生存就会受到严重威胁。一位抗议活动组织者称参与者有对民主党缺乏骨气感到愤怒的自由派人士,还有对共和党搞裙带资本主义深感失望的保守派人士,还有因无法偿还银行抵押贷款被强行拍卖住宅的人,以及来自工薪阶层因生活拮据被迫缩衣节食的人们,因失业而食不果腹被迫依靠食品救济券生活的人们,等等。[2]
  2011年9月美国兴起的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同中东、欧洲国家的民众抗议运动既相似又有区别。一位美国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的积极分子认为,西方主流媒体有意忽视了各国抗议活动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这是一次全球范围的反抗新自由主义统治的民众运动,他认为由于新自由主义流行全球造成了广泛痛苦,包括社会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扩大和基尼系数超限,特别是新自由主义引发全球危机又极大加重了民众苦难,导致企业纷纷倒闭、大量人口失业人和缺乏安全感,政府滥发货币挽救危机加剧了生活成本上涨和通货膨胀,这些因素正在迫使全球民众忍无可忍起来反抗新自由主义。[3]但是,各国民众抗议活动也有不同的特点,中东国家的民众抗议腐败、失业和通货膨胀,但是,他们并未意识到本国统治者推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其实是忠实秉承美国金融资本和国际货币基金的旨意,本国统治者背后的真正独裁者是美国华尔街大财团。中东国家民众仍在频繁举行各种抗议活动,他们为社会痛苦并未缓解甚至加剧而困惑,正在逐步觉醒并探索造成社会痛苦的真正根源,寻找能真正解决社会问题的政治民主制度。欧洲国家的社会抗议活动规模较大。西班牙、希腊参与抗议活动的民众都高达数十万人,但是,抗议口号更多体现了经济诉求而不是政治诉求,集中于反对侵害民众利益的经济紧缩政策。美国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的突出特点,是民众觉悟较高将经济诉求上升到政治层面,明确要求从根本上改变金钱操纵政治的虚假民主弊端。
  占领华尔街运动政治纲领的诞生过程
  美国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兴起经历了较长酝酿过程,其中一些具有敏锐思想的社会活动家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如大卫·德格瑞就是一位曾积极启蒙大众觉悟的社会活动家,他曾于2010年初撰文深刻阐述了美国陷入金融危机的根源,文章的开头就写道“现在是99%的美国人积极动员起来,形成一个要求深刻政治改革的共同阵线的时候了”,他在文章中还指出“现在美国越来越多的民众已经意识到,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还有三权分立的政治构架,已经被组织良好的少数经济精英收买了,少数精英正巧妙摧毁大众的生活方式。严酷的现实是美国99%的民众,其权益根本无法得到政治上的代表。美国的经济、政府和税收制度,受到了少数经济精英的无耻操纵,正在以违反民众利益的方式运行”。[4]
  大卫· 德格瑞的进步启蒙思想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敏锐察觉到金融大财团的攫取财富方式,已经转变为掠夺99%的民众财富的金融战争,倘若不对金融战争提高警觉并采取有力的反抗措施,美国包括中产阶级在内的99%广大民众的利益,就会遭到无情地伤害并出现持续不断的严重恶化。他的文章写道“各种社会统计指标清楚表明,美国民众正遭遇着战略性掠夺攻势,对美国政府所奉行的政策的分析表明,美国的99%民众的状况将持续恶化,经济精英策划了一场金融政变,将金融战争打到了99%民众的家门口,可以确切无疑地说,他们发动了一场消灭美国中产阶级的特殊战争”。[5]大卫· 德格瑞的文章被许多流行网站纷纷转载,一时成为了美国网络上最受欢迎的文章,标题也被修改为“经济精英策划了一场特殊战争,威胁到中产阶级的基本生存”,在各种网站上浏览人数总和超过了五百万,为美国兴起占领华尔街运动奠定了大众启蒙基础。美国民众意识到金融寡头正在发动掠夺财富的金融战争,是下决心义无反顾投入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关键因素。当人们意识到金融危机并不单纯是市场自发力量的结果,而变成了金融寡头用来掠夺自己财富的武器和工具,人们就不再听天由命而是从消极忍受变成积极反抗。
  随着大卫·德格瑞等社会活动家的影响日益扩大,传播他们观点的进步网站受到了攻击,这显然是因为进步网站得罪了金融寡头的利益,被迫面临着日益升级的打压围堵和生存压力,形势严峻的时候数百家进步网站都受到了影响,其中主要的一家进步网站面临着被关闭的威胁,网络服务供应商要求支付难以承受的高昂费用,该进步网站因无法支付而一度迫被中断网上传播工作,后来在其他进步组织的支持下才得以重新恢复。一些进步人士依据大卫·德格瑞的启蒙思想,建立了名为“99%的美国人联合阵线”的组织,以形成吸引具有不同政治倾向人群参与的统一战线,2011年3月12日,“99%的美国人联合阵线”发布的第一份宣言写道,“我们从事的是分散的非暴力的反抗运动,目的是恢复法律的秩序,反击有组织的金融犯罪集团。美国占人口0.1%的精英以史无前例的方式攫取了巨额财富,对99.9%的广大民众发动了一场全面的经济战争。我们同民主、共和两党寡头政治毫无瓜葛,我们寻求通过阻止竞选赞助、院外游说来结束腐败的两党制。最重要的是,我们寻求拆除国际金融垄断组织,特别是作为其核心的美联储、国际货币基金、国际清算银行和世界银行。我们要求立即废除联邦储备银行制度,并让其为操纵市场、破坏全球经济承担法律责任。我们要求伯南克辞职作为恢复民众信任的第一步。我们将持续不断地举行和平的、非暴力的抗议活动,直到满足我们的要求并重建法律秩序”。[6]
  2011年4月、5月,“99%的美国人联合阵线”的成员多次开会,对未来行动的方式和纲领进行了讨论,并且于6月1日发表了行动宣言称:“华尔街大银行涉嫌成万亿美元的大规模金融欺诈造成了当前的经济危机,但是,民主、共和两党被收买的政客,还有美联储同金融财团达成的秘密交易,却将成万亿美元的纳税人金钱和补贴交给了造成危机的罪魁祸首。他们攫取了我们交纳的税金后,居然厚颜无耻给自己发放数额创记录的奖金,并以史无前例的方式扩大0.01%的最富有阶层的财富。当前美国的贫困人口和领取食品救济券的人口创下了历史最高记录,成百万家庭的住宅被银行收回强制拍卖,医疗、食品、汽油价格飞涨,两千万以上的美国人生活拮据、入难敷出。但是,超级富豪的生活却比任何时候都更为惬意,美国财富分配的不平等到达了历史上最严重的时刻。这些经济统治者如此傲慢、残酷、短视、贪婪,将人民当做了可以任意压榨的无知群盲。我们终于奋起宣告已经忍无可忍,国际金融利益集团企图摧毁我们的生活,我们对此将不再被动挨打、听之任之。我们知道当前危机的制度根源,并且将发起直指制度根源的反击”。[7]
  从各种反对华尔街金融寡头的纲领性文件广泛流传,可以看出其受到了越来越多的美国民众的接受,但是,美国民众从观念上同情、支持进步活动家的观点,并不意味着愿意花费时间和金钱亲身参与并付诸于行动。特别是2011年初美国政府和媒体竭力宣扬经济复苏强劲,劳工部统计数据显示就业人数出现了大幅度增长,美国股市也表现出强劲增长势头并屡屡创出新高。这种情况下,美国进步活动家尖锐指出所谓强劲复苏是虚假的,美国民众从亲身经历虽然感到复苏并不真实,但也难免受主流媒体影响表现出犹豫和观望态度。但是,2011年8月美国经济形势骤然逆转证实了进步活动家的正确性,美国经济强劲复苏期望在严酷现实中灰飞烟灭,美国股市暴跌给广大民众财富造成了巨大损失,占领华尔街运动从天时、地利和人和等多方面都成熟了,2011年9月17日,该运动诞生不久就迅速得到了全国各地的积极响应。由于美国经济危机随时可能升级并释放更大的破坏力量,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还可能出现戏剧性的扩大局面,随时可能像火种遇到干柴、汽油一样燃烧成熊熊烈火,甚至给美国政治格局带来难以预料的巨大变化。但是,美国金融寡头及其在政府、国会、司法、舆论领域的代理人,不会坐视自身利益受到该抗议运动兴起的威胁,很可能有意通过制造突发事件或新国际冲突等办法,转移公众视线和寻找镇压借口来扼杀该抗议运动。
  2011年笔者在研究占领华尔街运动兴起的思想渊源时,接触到了大卫· 德格瑞撰写的许多原始纲领性文献,深深为他挺身而出捍卫广大民众利益的精神所感动,他富有感召力和激情的言语引起了笔者的深深共鸣。笔者还发现他的思想同自己多年来的著述有一系列相似之处,特别是在金融危机的性质与起因、美国救市与量化宽松政策、经济复苏假象与经济危机前景、美国民主模式虚伪弊端与紧迫改革需要、唤起美国民众推动政治制度改革的潜力、新自由主义的流行带来了全球灾难和全球民众反抗运动、美国通过金融战争向全球民众转嫁危机的危险、美国为维护全球霸权制造国际动荡和世界战争的危险等诸多方面。十年前我撰写的著作《威胁中国的隐蔽战争》,揭露了美国为了扭转越战后霸权衰落进行的战争形式创新,在国际和国内两条战线上发动了隐蔽经济金融战争攻势,将酿造经济金融危机作为打击国际对手的新型武器,通过瓦解前苏联、控制第三世界重新巩固了全球霸权,打着改革旗号推行新自由主义来否定战后社会改良,重新剥夺了美欧民众通过长期斗争赢得的经济权益。笔者撰写该书时的心境,与今天大卫· 德格瑞可谓是心心相印,笔者在书中写道:“我隐约感到美国的隐蔽经济战炮口,正暗中瞄准着中国的经济命脉要害,威胁着广大人民和自己的切身利益。我深深感到威胁正在逼近国门,由此产生了强烈的民族忧患意识,激励我融汇多年的研究成果撰写这本书,无论如何也要警惕美国制定秘密战略,采取‘软战争’办法来对付中国,绝不允许美国炫耀瓦解中国秘密战略的胜利”。我曾将该著作赠送给许多访华的西方进步人士,希望联合世界各国民众共同反对美国霸权威胁。
  2010年我融汇新研究成果撰写的《美国隐蔽经济金融战争》,例举了证实我十年前著作的大量新发现证据,包括美国总统尼克松著作回忆越战后实施战略转变的证据,美国国家安全局委派经济杀手的回忆录提供的证据,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揭露的美国破坏俄罗斯和拉美经济的证据,美国国会调查报告披露的中央情报局扶植新自由主义模式的证据,英国媒体披露的美国华尔街策划对华金融战争的证据,等等。我的著作还从金融战争角度深入剖析了当前美欧金融危机,指出美国滥发美元挽救金融财团的错误经济政策,正威胁到包括中国、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民众利益,随着美国政府和央行开动印钞机挽救规模庞大的银行有毒资产,泛滥的货币洪水最终就会造成逐步升级的通货膨胀压力,无情地吞没民众拥有的存款、债券、养老金等各种资产,以及中国和世界各国拥有的巨额外汇储备和美元资产。美国政府和美联储向金融财团大量输血的的救市政策,实际上是向全世界民众转嫁危机的一场经济战争。我的著作还指出世界各国应联合起来要求美国进行深入的民主改革,因为金钱操纵政治的局面正威胁到全世界人民的利益,美国包括中产阶级、实业家在内的社会各阶层的利益,在这一问题上同华尔街金融资本的利益存在着尖锐的对立,同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的利益则存在着广泛的一致。我的著作揭示了隐蔽金融战争对世界各国民众的威胁,揭示了美国兴起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广泛民众基础,主张借助民众利益形成的巨大势能反击金融战争,同时警示中国经济界、舆论界只有站在金融战争的高度,才能识破西方主流媒体为配合金融资本掠夺财富散布的舆论误导,才能正确预测、判断金融危机的走势并采取有效的应对策略。
  暴露美国虚假民主模式的生动事例
  美国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对中美关系有着深远影响,这一运动的兴起将改变美国的各种社会力量的对比,削弱金融垄断财团和右翼保守势力的力量,该运动所代表的进步力量反对美国的对外扩张,批评美国现在正失去制造业优势除了制造军火和战争,该运动兴起可能迫使美国收敛一些不得人心的对外扩张,但同时也可能迫使美国统治阶层为缓和国内矛盾和转移视线,寻找更隐蔽的方式或策划突发事件作为推行对外扩张的借口。无论如何,这种影响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逐步地显现出来。2011年10月,美国某些政客以人民币汇率为借口攻击中国,美国国会还通过了有关向中国施加压力的议案,这明显是企图将中国作为替罪羊转嫁矛盾的做法。但是,美国政客的反华舆论攻势受到了占领华尔街运动抵制。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抗议者有不少是生活困难的失业者,但是,他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反对将中国作为替罪羊,他们指出美国面临危机的根源在美国而不在中国,美国华尔街的金融寡头和政商勾结的政治体制才是罪魁祸首,将人民币汇率和中国出口作为失业危机原因是蒙蔽公众,这种来自美国民间的公正声音增强了中国对美谈判的筹码,迫使美国主流媒体罕见地不敢为反华人民币提案过多鼓噪。许多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的社会活动家都赞扬中国模式,如主张美国应学习中国让国家拥有银行而不是银行拥有国家。
  中国许多媒体报道国际事件时过多依赖西方主流媒体,而西方主流媒体很大程度上被金融财团所拥有和控制,长期以来积极帮助传播种种不利于中国的不公正舆论,在人民币汇率、贸易失衡等一系列问题上向中国施压。美国为制造反华舆论还积极在中国开展公关活动,利用中国的亲美自由派人士为美国在一系列问题上说话,如主张依照西方的普世价值和民主模式进行政治改革,将美欧爆发金融危机的原因归结为中国的储蓄率过高,指责人民币汇率造成了中美贸易失衡和美国的失业危机等等。当前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打破了西方主流媒体的舆论垄断,中国媒体应抓住这一机会加强对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报道,促使国内外公众能够听到更多不同于西方主流媒体的声音,有利于批驳、澄清西方主流媒体在一系列问题上散布的反华舆论。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抗议者有许多思想敏锐的社会活动家,他们对美国贫富分化和虚伪民主模式弊端有独到见解,对金融危机爆发的根源和金融寡头的欺诈手段有深刻了解,加强对反映他们声音的非主流媒体和网站的报道,有利于中国更好地认识当代西方资本主义的矛盾和弊端,抵制美国向中国输出其虚伪民主模式和政治动荡。
  西方媒体对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报道有意避重就轻,仅仅提对贫富差距、华尔街贪婪和政府监管等的不满,几乎从不全面报道该抗议运动的根本纲领和政治诉求,特别是对美国华尔街收买民主、共和两党和国会的指责,用人民民主替代虚伪民主外衣掩盖下的大公司统治的诉求,以及不彻底改变金钱操纵政治的局面就绝不撤出的决心。中国媒体不应仅仅转载西方主流媒体对该抗议运动的片面报道,而应直接采访、接触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抗议者、报刊和网站,全面、深入报道该抗议运动对美国制度模式弊端的看法,该运动提出的改革基本纲领、政治诉求和政策主张,该运动对美国金融寡头用欺诈手段策划金融战争的揭露,对美国政府、媒体为推诿经济危机责任寻找替罪羊的反驳、批评,等等。
  美国出现民众广泛积极参与的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充分说明了美国宣扬的普世价值和民主模式存在严重弊端,中国学者、媒体应抓住这一生动事例进行深入的报道、评析,有利于抵制美国及其在华亲美代理人制造政治动荡和颜色革命。特别应警惕的是,倘若中国媒体不直接对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进行系统、全面报道,西方媒体就会避重就轻歪曲事实掩盖美国政治制度根本弊端,采取种种手腕试图将该抗议运动纳入西方的普世价值和制度轨道,让别国民众不了解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兴起的真正原因,甚至误导别国民众简单效仿抗议者的具体做法发泄不满情绪,这样一个抵御美国输出虚假民主模式的生动、真实事例,就可能反而变成美国输出政治动荡和颜色革命的误导筹码。中国学者、媒体应尽早抓住有利时机采取行动,进行扎实细致的、全面系统的调查研究和分析报道,促使中国公众真实地了解该运动而不受西方主流媒体误导。
  中国如何在全球动荡蔓延中保持社会稳定
  中国应让民众充分了解美国的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其矛头直接针对的恰恰是美国宣扬的虚伪民主模式和新自由主义,谨防美国一方面施压中国推行新自由主义误导政策,一方面利用新自由主义造成的社会恶果诱发群众不满,再利用不满情绪制造突发事件趁机误导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当前美国正竭力向中国输出政治动荡和颜色革命,海外民运分子主张利用群体事件借口维权制造突发事件,这种严峻的形势下正确处理群体事件关乎政治稳定。美国鼓吹的偏袒资本利益的新自由主义和私有化政策,无论在中东的埃及、突尼斯还是前苏东、拉美国家,还是在拥有号称最发达金融体系和市场经济的美欧国家,都造成了贫富两极分化、吉尼系数超限和社会动荡,而美国宣扬的普世价值和民主模式根本无法纠正严重社会弊端,从埃及、突尼斯、欧洲各国政治动荡到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都是各国民众掀起的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全球范围抗议活动。中国政府、企业和学校的政治思想工作和宣传部门,应将美国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兴起作为生动的实例,对广大干部、职工和学生广泛开展有说服力的政治思想教育,了解金融危机以来国际舆论对美欧模式的批评和中国模式的赞扬,认识“六个为什么”的重要意义并坚定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心,破除社会上流行的和某些精英宣扬的对美欧模式的盲目崇拜。中国应在党政宣传部门、政法部门和纪检部门的指导下,建立以基层单位的优秀干部、职工、学生为骨干的民间组织,充分了解美国宣扬的普世价值、民主模式和新自由主义政策,给前苏联东欧国家、拉美、亚洲和非洲国家带来的社会灾难,以及金融寡头在美欧国家收买政府、议会导致的贫富分化和金融危机,系统培养和经常锻炼对不同群体进行谈心、交流和说服的能力,未雨绸缪做好充分准备应对美国向中国输出颜色革命的威胁,平稳处理群体事件避免美国利用社会动乱作为干涉中国内政借口。
  中国应引以为鉴并认真贯彻党中央决议的精神,争取在较短时期内恢复公有制和按劳分配的主体地位,努力减少群众不满、降低吉尼系数并实现共同富裕。群体事件起因往往是有些地方、部门和企业,受到美国宣扬的新自由主义误导严重伤害了群众利益,在征地、维权、改制等一系列问题上偏袒资本利益,因此,正确处理群体事件也是纠正违背党中央精神的种种错误,落实科学发展观、转变发展方式和建立和谐社会,消除新自由主义误导埋下的种种社会隐患的宝贵机会。改革和经济工作的基本观念应该按照党中央决议精神,坚持马克思主义以调动劳动者的积极性为主,摒除强调以产权为核心并偏袒资本利益的科斯产权理论,20世纪80年代中国坚持这种改革思路很少发生群体事件,基本没有大规模下岗、停薪减薪和严重侵害群众利益现象,没有出现劳动收入、消费比重过低和过于依赖出口市场的现象,也没有类似前苏联东欧推行新自由主义带来的社会阵痛,但90年代受新自由主义误导强调以产权为核心就立刻造成劳动和资本对立,经常出现地方政府偏袒资本利益并严重损害民众利益现象,在住房、征地、分配、改制等诸多方面引起群众强烈不满。许多地方国企改制经常发生类似通钢的事件,领导强迫推行新自由主义改革方案就会激化矛盾,恢复党的传统认真倾听群众呼声就能避免激烈对峙局面,往往还帮助调查发现了企业和地方政府的腐败分子。例如保定国棉一厂数千职工以旅游名义徒步进京上访,反对国企改制侵吞国有资产是引起轰动的群体事件,企业和地方政府领导推行损害职工利益的私有化改制,将职工不满视为反对改革和危害稳定激发了这次事件,但是,后来事实表明这些企业和地方领导都因严重贪腐被判了重刑,他们经常听中欧管理学院的中外著名学者宣扬新自由主义理论,因盲从西方产权理论丧失国企改革信心而落入了腐败泥潭,危害稳定的是这些腐败分子而不是捍卫国企的数千名职工。
  党中央历次决议一贯强调的改革大方向,要坚持以公有制和按劳分配为主体,坚持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基本政治经济制度。但是某些部门、地方干部和经济界的精英,对党中央决议的精神视若罔闻或阳奉阴违,推行美国鼓吹的新自由主义私有化政策,这样的所谓改革攻坚,必然严重损害群众利益,必然严重威胁社会稳定。某些人以“党政分开”为借口,在改革中推行完全违背党中央决议精神的错误做法。中国有必要对多年来的改革工作进行系统清理,纠正那些明显违反党中央决议精神的错误做法。部门、地方和企业的各项具体工作,必须符合党中央决议的大政方针,倘若违反了大政方针各级党组织就必须纠正,这样才能体现坚持党的领导,体现党委领导下的政府、企业领导负责制。因此,各级党组织、政府、纪检部门、宣传部门,都应认真倾听群众的呼声避免激化社会矛盾,通过试点建立并完善群众直接参与改革的宏观、微观民主制度,让广大群众感到党组织、各级政府和基层组织的关怀和信任,有充分信心依据国家宪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有充分信心依法纠正新自由主义造成的种种腐败和侵权,同时充分认识到美国输出的错误政策是灾难之源而非解决问题之道,社会主义民主能够为广大民众提供更为广泛的直接参与决策、监督的机会,远远优越于金钱操纵政治、民众“点厨师而不点菜”的美国虚假民主模式。
  2011年5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将中东国家发生的政治动荡称为“历史潮流”,声称中国试图阻止发生政治动荡是“阻挡历史”和“做蠢事”,她拒绝客观反思美国模式弊端的态度不是“与时俱进”,恰恰违背了爆发金融危机后国际舆论反思美国模式弊端的“时代潮流”,当前美国的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更是活生生地让美国模式弊端暴露无遗,希拉里有意回避美国模式弊端并竭力向中国输出政治动荡,因为她恰恰是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谴责的最富有阶层的政治代理人。美国著名学者福山曾在前苏联解体后提出了“历史终结论”,但是,他在金融危机暴露美国模式弊端后进行了客观反思。他称“美国民主没什么可教给中国的,美国的民主曾被广泛效仿,但美国的道德资本在很短时间内消耗殆尽:伊拉克战争,以及军事侵略与民主推广之间的密切联系给民主抹了黑,而华尔街金融危机则打破了市场自我调节的理念”,“客观事实证明,西方自由民主可能并非人类历史进化的终点。人类的思想宝库需要为中国传统留有一席之地,中国亦需在自身发展进程中实践民主法制理念。世界需要在多元的基础上实现新的融合”。[8]
  中国应对美国支持“颜色革命”和分裂势力表现出高度重视和敏感,因为,这相当于美国运用软手腕不断严重威胁中国的核心利益,长期持续的低强度软手腕攻击完全可能产生致命性恶果,特别是配合美国在华代理人宣扬的“普世价值”,趁输出通货膨胀和政治动荡之机制造软弱混乱局面,美国就可能通过分裂中国占有新疆、西藏的丰富资源,中国就可能永远丧失经济崛起并超越美国的历史机遇。中国应对美国以软手腕攻击中国核心利益进行坚决有效反击,包括运用制衡美国跨国公司、金融财团利益的经济筹码,迫使美国彻底放弃对中国核心利益的的软手腕攻击。中国应吸取前苏联重视对抗硬威胁而忽视软威胁的教训。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在智利支持军事独裁政府推行新自由主义,一方面残酷迫害智利社会民主党人和工会人士,一方面也对前苏联发起了表面上低强度的虚伪“人权”攻势,重点放在维护少数持不同政见者的“人权”,攻击前苏联没有给予犹太人出国旅行和迁徙定居自由。前苏联对维护国防安全和领空主权表现得极为敏感,敢于击落一百五十多架入侵领空的美国飞机,美国顾忌前苏联的强大军事实力无可奈何、不敢声张,但是,前苏联却没有意识到美国表面上低强度软攻击的致命危害,对美国的软攻击反应迟钝同对硬攻击反应强硬形成了鲜明对比。前苏联领导人满足于美国“缓和”战略提供的经济利益好处,没有及时揭露、反击美国“人权”战略背后的虚伪、阴险企图,结果最终遭受了不亚于核武器攻击的惨重损失。2011年9月6日,中国政府发表的《中国和平发展》白皮书,已将维护基本政治制度和社会经济的稳定,像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一样正式地列为国家核心利益。这一政策举措是非常正确的和必要的,因为,政治经济动荡对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构成了严重威胁,政府的舆论宣传、外交、经济、金融和国有资产部门,应积极运用各自掌握的政策筹码并制订有效对策,反击美国运用各种软手腕实施的“巧实力”攻击并捍卫国家核心利益。
  2011年5月美国获诺贝尔奖的著名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撰文深刻分析了当前美国社会弊端产生的制度根源,他以“1%的人所有、1%的人治理、1%的人享用”为标题,撰文揭露了财富分配不公平是当前美国社会不平等的深层原因,金融大财团通过行贿买通政客改变游戏规则获得了巨大收益,联邦政府和美联储不惜耗费巨额纳税人金钱并滥发美元,提供零利率贷款和慷慨的救市巨资挽救失败的大金融财团,对保持政治透明性和规避利益牵连的规则置若罔闻;最高法院解除了政治献金的限制,促使大公司收买政客的行为合法化,通过政界与商界的人事融合和旋转门制度,大多数参议员和众议员都效命于最富有阶层,美国民主模式的行政、立法、司法机构,表面上是三权分立和相互制衡,实质上却都主要是为美国最富有阶层的利益服务,大财团则为政客从竞选到卸任后提供大量金钱、好处,如美国银行家查尔斯·基廷在接受涉嫌金融丑闻调查时,对他花费巨资收买议员、官员是否有效作出了肯定回答。[9] 斯蒂格利茨关于美国1%最富有阶层与99%广大民众根本矛盾的论述,反映了一位主流经济学家与占领华尔街运动抗议者之间的思想共鸣。这一运动的积极组织者之一“99%的美国人联合阵线”的诞生,则从社会实践角度说明了斯蒂格利茨的思想符合美国现实。
  中国在同美国进行高层会谈和人权问题交流时,应该明确告诉美国其民主模式存在着金钱操纵政治等诸多弊端,可能诱发国家分裂、社会动荡威胁广大民众的基本生存权,美国企图向中国输出颜色革命严重威胁到中国核心利益,违反了奥巴马访华时作出的不将其政治制度强加中国的承诺。中美双方可以进行民主、人权等领域的积极交流,有利于了解彼此政治制度的优缺点并进行改革,但是,不允许以政治体制改革为借口输出颜色革命并干涉中国内政。中国将依据马克思理论而非西方的普世价值理念,努力建立远远超越美国模式的真正民主制度。中国依据马克思的生产社会化产权理论进行改革,以“民有、民治、民享”的全民所有制企业作为经济基础,能够避免出现美国大财团通过垄断经济进而操纵政府、议会的局面,实现“100%的人所有、100%的人治理、100%的人享用”,为实现真正的人民当家作主奠定坚实的经济民主基础。美国大银行、评级机构、监管部门和国会相互勾结,致使欺诈性次贷有毒债券泛滥酿成严重金融危机,台湾的塑化剂丑闻历经三十多年才被揭露,违法大企业的管理层、技术人员显然早就知晓此事,这说明从外部监管私营企业难以制止其危害社会行为。中国的公有制具备为追求、维护社会利益进行无限的制度创新潜力,这样做不像美国那样存在金融垄断资本狭隘私利的阻碍,但是,中国人需要有决心、耐心、毅力和长期坚持不懈,充分发挥首创精神将这一无限潜力开发出来,通过科学试点探索出各种切实可行的宏观和微观的民主参与制度,如可以让热心公益的普通民众作为全民股代表参与企业监督经营,让孩子母亲直接参与监督奶粉生产企业的质量管理,让普通民众在国家支持下参与设计和建设理想的住宅小区,让普通民众代表直接进入一切关系自身利益的关键的决策领域,直接参与制订并监督一切关系民众利益的关键决策,这样才能排除金钱操纵政治和强势利益集团狭隘私利的干扰,从根本上杜绝毒资产、毒添加剂、毒奶粉、毒玩具泛滥成灾。
  美国所竭力宣扬和输出的“普世价值”和民主模式,正如斯蒂格利茨所抨击的那样是为极少数富人服务的,源自“1%的人所有、1%的人治理、1%的人享用”的经济基础,表面上三权分立的政治架构实际上受极少数超级富豪操纵,涉嫌制造金融危机和巨额有毒资产的金融寡头几乎无人受到法律制裁,相比之下,中国违法的高级官员和富豪被判处严厉徒刑则屡见不鲜,美国如果希望倡导政治廉洁并反对腐败,就应将出逃美国的中国许多腐败分子遣返中国。中国腐败分子将美国视为逃避制裁的天堂,本身就说明那里有纵容、滋生更为严重腐败的土壤。美国民主仿佛是“点厨子不点菜”的不实惠民主,可供民众选择的 “厨子”是靠金钱“包装炒作”出来的,尽管政客选举时能吹得天花乱坠,一旦选举结束后却可以自行其是,并不承担具体的社会责任义务,仿佛是老百姓仅仅“点了厨子”,“真正点菜”的却是幕后游说的金融垄断财团。当前金融危机促使美国民主模式受金钱操纵的弱点暴露得淋漓尽致,美国民主模式的弱点绝非无伤大雅而是极为致命,金融寡头通过操纵美联储滥发美元并输出严重通货膨胀,甚至已经威胁到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的财富和生存权利,从这种意义上来说,美国政治模式弊端造成的危害甚至大于沙特阿拉伯的封建君主制,后者虽然限制了本国人民的权力却并未危害别国利益。中国封建时代清朝康乾盛世的人口曾大幅度增长,但是,英国大资本操纵的议会、政府对华发动鸦片战争之后,掠夺了数十亿两白银导致中国封建政府的赈灾能力下降,结果经常爆发惨绝人寰的灾民“易子而食”严重饥荒,导致人口增长比较正常时期减少了一、两亿人。倘若不明确指出西方民主模式的局限和弊端,而仅仅被动地辩解中美两国的历史和国情存在差异,就难以剥夺美国输出虚伪的民主模式的道义优势,美国就会更加理直气壮地输出政治动荡并干涉别国内政。
  [1] Acts of Resistance: What Are You Going To Do To Rebel Against Economic Tyranny?( http://ampedstatus.org/full-report-the-economic-elite-vs-the-people-of-the-united-states-of-america)
  [2] Economic Rebellion Update – This Is What Decentralized Resistance Looks Like( http://ampedstatus.org/june-14th-economic-rebellion-update-%E2%80%93-this-is-what-decentralized-resistance-looks-like/).
  [3] David DeGraw: The Economic Elite Have Engineered an Extraordinary Coup, Threatening the Very Existence of the Middle Class (http://www.alternet.org/economy/145667/the_economic_elite_have_engineered_an_extraordinary_coup,_threatening_the_very_existence_of_the_middle_class?page=entire).
  [4] David DeGraw:The Occupy Wall Street Movement,(http://www.globalresearch.ca/index.php?context=va&aid=26864).
  [5] ibid.
  [6] “OpESR Communication #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D6neBzTnOQ).
  [7] Acts of Resistance: What Are You Going To Do To Rebel Against Economic Tyranny?( http://ampedstatus.org/full-report-the-economic-elite-vs-the-people-of-the-united-states-of-america)
  [8] 福山:《美国民主没什么好教给中国的》,英国《金融时报》,2011年1月17日;《日本要面对中国世纪》,《日本中央公论》,2009年9月。
  [9] Joseph E. Stiglitz:“Of the 1%, by the 1%, for the 1%”,May 2011 “Vanity Fair”。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
      要赚钱网站打造全天候外汇-股票-期货-黄金大众互动交流平台!要赚钱不相信失败,我要赚钱战胜失败!自信创造精彩!让我们共同努力!